爱吃桔子的橙子

好甜😊

暗花:

你的心脏在发光
(转载)




最开始梅长苏是还没醒的。
他被魇在浮浮沉沉的梦里,火光,刀影,混成一片,谢玉的脸,父亲的脸,那些奋战到深夜抬头看到友军朝自己拔出屠刀时困惑的战士们的脸,接连不断的在他眼前出现,他知道这是梦,这个梦做了这么多年,他早已明白了,可是醒不过来,火焰在他身边燃烧着,皮肉被烧焦的味道窜进他的鼻腔,他呜咽着去打自己的头,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然后他听到了一个急切的声音,还有点少年的稚嫩,此刻却似乎带上了哭音,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抓住了。“苏哥哥……苏哥哥”他的身体被力量带着左右摇晃,身边画面犹如过水了的画,颜色开始层层退去,他猛地睁开了眼。
眼前是漆黑一片的苏宅,飞流的脸几乎近在咫尺,少年大大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惊恐,梅长苏了然,他又吓到飞流了。
火寒之毒凶险,上次复发之时便曾吓得飞流几乎要哭,就连蔺晨抓紧时间逗他都没有转移他的注意力,只是不知所措的抓着这个平日里他永远敬而远之的少阁主的衣袖,慌乱害怕的不断重复“救苏哥哥……救他。”
从那之后,梅长苏再有半点复发之兆,都能吓坏飞流。
他的苏哥哥的命啊,在他眼里,比所有东西都重要,甚至比自己还重要。
还陷在梦境余波中的梅长苏有些虚弱的笑了,任由飞流把自己扶起来半靠在床榻上,他从被窝里伸出手,安慰的拍了拍飞流的头“苏哥哥没事,只是做噩梦了。”
“不好!”飞流皱着眉,把梅长苏的被子又拉上去了点。
“做恶梦不好对不对?”梅长苏还未彻底清醒过来,所以他没有注意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他只是像往常一样无奈的笑着说道“苏哥哥知道啊,那苏哥哥以后不做噩梦了好不好呀?”
“嗯!”飞流开心的点了点头,这当然不是梅长苏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可是飞流就是相信了,他苏哥哥说的话,他总是毫无保留的就相信了的。梦里的刀光剑影渐渐从眼前散去,梅长苏定了定神,准备安抚一下飞流就让他去睡好了,想着要吹灯,才忽然发现,床边那盏油灯,灯芯冰冷,并没有点燃。
他奇怪的抬起头,飞流夜视能力极好,夜间就算不点灯前来唤醒梦中自己也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自己为何又能看的如此清楚?这室内虽然没点灯,可是这床角一方,竟然也被照得清清楚楚的。这是为何?
他诧异的看向身边少年,飞流歪着头不解的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说些什么。黑暗中光影浮沉,暖黄色的暧昧光影柔柔的打在少年脸上,少年曾经稚嫩的眉眼如今已经长开,隐隐的带上了男人的利落轮廓。在光线里显得好看极了。梅长苏忽然有了个和不合时宜的想法,他的飞流,快成年了啊。
他为自己不合时宜的想法笑了一下,然后眼神下移,才发现微微照亮这室内一隅的光线,竟然从少年的前襟散发出来。仿佛飞流的衣服里,藏着一盏暖黄色的小灯笼。
他觉得奇怪,他知道有些夜明珠是号称在夜晚也能明亮入星的,可飞流从没有过夜明珠,他胸前发光的,会是什么东西?
他伸手去扯少年的衣襟,飞流愣了愣,低下头看了看他的手,又抬头看了看他。忽然眨了眨眼睛,意识到什么不对,有些窘迫,又带着些惹人疼爱的害羞。他猛地一下抓住了梅长苏的手腕,睁着大眼睛看着他,“羞羞脸!”
梅长苏有些诧异,飞流只穿了一件睡觉穿的里衣,薄薄一层衣物,自己伸手又去扯人家的前襟,说起来,的确是很应该羞羞脸的事,但此时黄色的光晕仿佛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又亮了亮,笼着梅长苏的手带出融融暖意。他明白飞流的意思,安抚着开口道“飞流里面没穿衣服,所以会害羞是不是?”
“蔺晨哥哥”飞流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瘪了嘴,但还是抓着梅长苏的手“笑我。”
他这么一说,梅长苏倒是想起来了,那还是好久以前还在廊州的时候,廊州的夏天有些热,那年更是热的让人有些头大,梅长苏的体质偏寒在那温度下倒还好,甄平黎纲他们一个个都恨不得穿上短衣出门晃荡,但碍于礼数,还是只能穿着长衣闷着。那时候飞流才十岁多一点点,也是被热得受不了,梅长苏看他热的面红耳赤的样子有些心疼,就允许他穿着一件短褂在宅子里转悠,蔺晨看见了,追着飞流逗了好几天,说他不好好穿衣服,光着身子,羞羞脸。
诚然飞流并不是没穿衣服光着身子的。但那次之后,小小少年心里便明白,不穿衣服是一件很羞羞脸的事。所以此刻,他见梅长苏要来扯自己的衣襟,这才伸手阻止。
飞流很乖的,学什么都好好的记着呢。他可不希望苏哥哥觉得自己不记事。虽然他的确有些不记事就是了。
梅长苏笑出了声,拽了拽身上的被子“那是蔺晨哥哥坏,飞流不理他。”
“嗯!”飞流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头想要把自己的衣襟抚平,却好像是刚发现自己胸前的暖光似的,惊讶的愣在了那里,低着头看了自己的衣服好半响,又伸出手去扒拉,全然忘记了片刻前他认为这样很羞羞脸的想法。却发现就算扯开衣襟,光还是在,从他的皮肤里散发出来,就好像他的胸腔里,亮起了一盏小夜灯。
他愣住了,呆呆的抬起头看他的苏哥哥,“发光。”
梅长苏此时看清了,照亮了他们两人的光线来源,在飞流的皮肤底下。因为扯开了衣服,那光线更清楚了。少年的胸腔一片暖红色,肋骨的影子依稀被照了出来,那光一闪一闪的,像是合着什么东西的跳动,一明一暗。明明应该是让人惊恐的事,却也因为这让人心生暖意的光,让人没有办法恐惧。
飞流伸手去遮,手掌按在自己胸脯上来回擦,好像希望能把这光擦灭似的,发现没有用后,他有些害怕的抬起头看着梅长苏“不灭!”
梅长苏此时倒是镇静了下来,他让少年好好的坐下,伸手按上了少年的胸膛。
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体烫的像火炉子一样,带着年轻的朝气。让梅长苏忍不住蜷了蜷手指,滑嫩的皮肤从指尖滑过,竟让他觉得也跟着有些热了起来。
他定了定神,感觉到飞流的心脏在自己手下有力的跳动着,那光似乎就跟着那跳动的频率,一明一暗,极有规律。他叹了口气,明白发生什么了。
蔺晨很久以前和他说过,有种很好玩的病症,说是人的心脏会忽然发光,照得心腔里红通通的,但必须在发光的此刻,旁人帮他一把,否则必会心力衰竭而死。
见他一直不说话,飞流奇怪的看着他,在等他像以前随便转转眼睛就能提出一个解决办法一样,说出可以让自己胸前这团光熄灭的办法。可是梅长苏只是不说话,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似乎实在考虑什么。
他乖乖的,眨巴着大眼睛等着他的苏哥哥。
“飞流”梅长苏忽然开口唤他“苏哥哥要做一件事。”
飞流点了点头,神色已然变成了接受命令时的表情,认真的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的拇指擦过棉麻的被面,显然正在飞速的思考,可是最终他发现只有一个解决办法,沉默了良久,还是继续说道。
“接下来苏哥哥要做的这件事,飞流不能学,不能对别人做,因为这是很不礼貌的”梅长苏帮少年把衣襟别好,那暖黄色的光一下变得暗淡起来,却仍然照着面前两人,隐隐约约的轮廓。“嗯!”
“如果飞流学了,蔺晨哥哥就会说飞流不正经的。”
飞流不明白不正经是什么意思,可是阁里的老人们老是这么说蔺晨的,被一个不正经的人说不正经,那应该就是件很坏的事了。
这么想着,他郑重的再次点了点头。
“好吧”梅长苏的声音低了下去,倒不像是在和飞流说话了,他低下头喃喃着说道“是为救命,十万火急。倒也容不得犹豫了。”
飞流听不清,有些急,耳朵追着过去想去听梅长苏在说什么,可是忽然间,他看到面前苏哥哥抬起了头,动作竟出奇的快,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襟,接着他们的距离忽然被拉近,飞流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非常轻柔的触碰了。
那是一个吻,尽管飞流不明白什么叫吻,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苏哥哥的脸,脑袋里想的竟然是苏哥哥真好看,比琅琊阁收藏的最美的梅花都好看。
身体里的光随着这个吻的发生,渐渐暗了下去,床榻边的两人再次隐于黑暗,动作,却是一直没变,仍是静静吻在一起。
飞流没动,是因为苏哥哥没叫他动。
梅长苏没动,却是因为他不知道这招要多久,蔺晨当日跟他介绍这种奇怪的病症时只说过一个吻能解决此症,却未说过要吻多久。他不敢胡乱试,害怕只是轻轻一碰不能起效,那他可没办法再重来一次了。
黑暗中的飞流眨了眨眼睛。
黑暗中的梅长苏也眨了眨眼睛。
光消失了,梅长苏忽然意识过来,连忙将脑袋后撤。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些脸红。然后忽然间,梅长苏的胸腔一热,一点点的微光从被子里漏出来,他的心脏也开始发光了。
梅长苏有些愣住了,蔺晨当初可没说这病会传染啊。
不过蔺晨说的话,从来就不能全听的。
飞流倒没他想得那么多,他只看到自己身体里的光忽然灭了,苏哥哥的身体里又开始发光了,竟然觉得非常好玩,开心的拿手去遮被子里漏出来得那一缕光。梅长苏无奈的笑了笑,刚张了嘴准备说话,却忽然看到面前刚刚还在玩光的少年顿了顿,然后抬头就吻了上来。
梅长苏愣住了,少年温热的呼吸此刻就打在他的脸颊上,散下来的头发轻轻的打在他脸上让他觉得有点痒。飞流没接过吻,他甚至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义,他只是觉得苏哥哥的嘴唇软的好像梅花酥,让他忍不住轻轻咬了一口。
梅长苏胸腔里的光明明暗暗,然后渐渐灭了下去。
飞流看到了,开心的直起身子,梅长苏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头也跟着往前移了一点。就看到面前少年开心的掀开自己的被子看了看,然后又严严实实的捂好才又兴高采烈的抬头说“灭了!”
梅长苏好笑的说道“嗯,苏哥哥的也灭了,飞流真棒!”
被夸奖了的少年喜滋滋的笑了起来,丝毫没意识到面前的苏哥哥红了脸。梅长苏咳了咳,也不知道是在掩饰什么,他往床榻里面挪了挪,拍了拍身边位置“该睡了。”
飞流开心的点了点头,脱鞋上床,就乖乖地在梅长苏身边躺好了。
梅长苏笑了笑,也躺下睡了。
蔺晨从未告诉过梅长苏此症的病因,自然就连这解决办法也没告诉他完全。
那是很久之后了,景琰荣登大统,他也终于能好好修养那半条命。自己闲来无事翻那些医术,才发现上面指出,心脏发光之症,发乎情,止乎礼。诱应乃喜爱之情,对一个人的喜爱到了极致,心脏便会不可抑制的发出光来。解法乃礼数所能允许的最大的亲密,来自心仪之人的一个吻。
他才恍然大悟,合上医书,看着庭院里已经和他一般高的少年仍然像过去一般捧着一束梅花笑得开心。见他望过来,喜悦的朝他邀功似的笑,得到他一句“飞流的花真好看。”后才转过头去。
他终于第一次真正的轻松的笑了起来。
感谢命运给予他种种苦难后终未辜负。此生还有命可活,还有人可爱。

评论(7)

热度(47)

  1. 爱吃桔子的橙子 从 隐情 转载了此图片
    好甜😊
  2. –Cyick– 从 隐情 转载了此图片
    好,我喜欢